• 当前位置:剑神文学网

    骆悦人梁空章节目录 骆悦人梁空结局骆悦人梁空小说

    时间:2022-12-09 20:12:43    作者:咬枝绿    来源:TB

    小说简介:抖音热推的骆悦人梁空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,作者咬枝绿的这本小说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,特别有代入感,写得非常好。下面是第七章试读!什么的丝绒盒子,讲的是生日快乐,意思是到此为止。可仍有不甘。黑色的简约钱夹交到他手上...

    骆悦人梁空章节目录 骆悦人梁空结局骆悦人梁空小说

    心思昭彰。

    这其中有多少人为巧合,梁空也懒得猜。

    他进场喝了两杯软饮,便托辞要走。

    梁空回得滴水不漏,半点机会不给。

    最后从高祈那儿扒拉来个巴掌大的盒子,一句生日快乐就把她打发了。

    澜城圈子就这么点大,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大家都是聪明人,她自然知道这份梁空自己估计都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的丝绒盒子,讲的是“生日快乐”,意思是“到此为止”。

    可仍有不甘。

    黑色的简约钱夹交到他手上,她没忍住问:“照片里那个肩膀上有黑色小猫纹身的女生,是你女朋友吗?”

    羊皮柔软,梁空接过来,眼底却泛冷。

    不甚明亮的环境里,这道眸光杀伤力十足地横切过来,对方立马惶然解释:“……我总得打开看看,才能确认主人是谁吧?”

    厚重红光恰如其分地从他眼皮上掠过一刹,无情与多情,是自如切换的情绪底片。

    “那我谢谢你找到我。”

    他稍倾身说话,似笑非笑,悦耳声线直击耳膜与心房,饶是白富美情场经验丰富,也猝不及防被撩到脸红,一股热气从脚底烧到双颊。

    她回神后,不见梁空,没顾及地追出宴厅。

    “你还没说那个黑色小猫纹身……”

    梁空站在灯火通明处,没等她再问一次,就打断了她。

    让回答不像回答。

    “那不是纹身,她贴着玩的。”

    稍晚一些的时候,不甘心经大量花花绿绿的酒液浸泡,酿出复杂滋味,白富美越想越觉得——那好像也是一种回答。

    有谁会把无关紧要的照片放在钱夹里贴身带着呢?

    她半醺不醉地挪去问高祈:“梁空是不是不喜欢同圈子的女人?”说完,她自己又否定,“那项曦不也是?俞晚梨也算半个。”

    高祈表演夸张惊讶:“你这两天不是人在国外,是当侦探去了吧?”

    “也没查到什么。”失望摆上台面。

    高祈隔空应付他人举杯,懒懒示意一下。

    “能查到算你厉害。”

    白富美转头瞥高祈,眼眸定定,悟了似的问:“你兄弟跟你品味挺相近的是不是,他也喜欢那种小的是不是?”

    “什么小的?”

    “他钱夹照片里的姑娘,看着也就十八九岁,妆好像都没化,清纯小鹿挂的,瞧着挺灵。”

    念在八竿子打不着、也好歹叫一声表妹的份上,高祈提醒道:“你最好别老提这茬,梁空刚刚什么反应,你瞎?以后脸面上的客气都捞不着,你爸找你算账,你有的哭。”

    白富美自然就有白富美的傲,她不服气地哼一声,咕哝说:“怎么了?难不成她是梁空死去的初恋,还不能提?”

    “阿嚏——”

    感冒冲剂兑上热水就化了。

    外婆端着玻璃杯子,铁勺搅拌,撞一串细碎叮响,最后放在骆悦人面前,叫她趁热吹吹就喝。

    骆悦人欲去接杯子,又偏头连打两个喷嚏才稳住动作,她感觉自己也没感冒,但今晚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    外婆说她是入秋见着冷风了,要早早预防,还提醒她现在夜里凉,晚上睡觉不能再开纱窗。

    絮絮叨叨一番话说完,骆悦人把又甜又苦的感冒药也喝见底,剩浅浅一层褐色的未化残渣,拿去厨房冲洗。

    考虑到搬家,睡前,她给许久不联系的骆文谦打了个电话。

    那端很快接通,一道沉厚又透着文质气的男声传来。

    “悦人,这么晚打电话,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骆文谦和梅惠离婚时,骆悦人已经过十八周岁,也不存在抚养权问题,当整个梅家大骂骆文谦人渣,骆悦人已经被分好了阵营,不许再和骆文谦来往。

    即使骆文谦承担了她大学四年全部的费用也不行。

    去年,舅舅从朋友那儿无意得知骆文谦已经不怎么在大学上课,手上项目越做越大,便又把人喊出来,以父女情叫骆文谦给骆悦人买套房子。

    其实骆文谦一早提过买房,私下跟骆悦人说的,她那时候还在平城电视台工作,骆悦人没要。

    第二次有了舅舅和舅妈参与,便拒绝不得。

    办完过户手续那天,骆文谦还没走远,舅妈故意把声音放得老大:“悦人啊,你就收着,这本来就该是你的。”

    这几年,裹挟在他们中间,对骆文谦,又或者对早已再婚再孕的梅惠,她都已经说不出什么了。

    沉默许久,骆悦人才发出声音,很生硬地问:“你睡了吗?是不是,打扰你休息了?”

    骆文谦声音带点笑:“没有,爸爸还在工作呢,就是……你很久没给爸爸打电话了。”

    “我——”骆悦人顿了顿,撒谎说,“最近工作有点忙。”

    她小时候对博览群书又懂插花园艺的父亲崇拜不已,也很爱和他说话,就像一颗小星辰对广袤宇宙那样敬恋。

    只是出轨对一个家庭的冲击之大,所有人都不可能待在原位上,情感会随之扭曲,也无法不去厌恶怨憎。

    “别太辛苦。”

    骆文谦关心道,又提起,“爸爸最近看了你们的杂志和公众号,看到你的名字了,很好,很棒,爸爸记得你从中学开始就喜欢写作,现在这份工作做的还开心吗?”

    骆悦人想深了,喉咙有些不受控地发堵,她开口,先哽了一声,没说出话,眼泪便开始往外涌。

    “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  她声音已经变了。

    骆文谦没问,大致能猜到,只放轻了声音说:“要是在永明巷住不惯,就搬出来,悦人,不要跟爸爸算得那么清楚,是爸爸对不起你,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    关键字:

    独你悦人小说
    剑神文学网猜你喜欢